非俄峰會參與國嚴重縮水 俄羅斯指責西方惡意抵制

非俄峰會參與國嚴重縮水 俄羅斯指責西方惡意抵制

2019年在索契的非洲-俄羅斯峰會,當時盛況空前,但今年的峰會參與人數大幅縮水。(圖/克里姆林宮新聞辦公室)

由俄羅斯主導的俄羅斯-非洲高峰會(Africa-Russia summit),於27日在聖彼得堡登場,規模空前的縮小,只有17位非洲國家元首出席,遠少於2019年的42位。克里姆林宮指責,這是西方國家的惡意抵制。

衛報(The Guardian)報導,俄烏戰爭以及退出聯合國糧食協議,將成爲俄羅斯-非洲峰會的焦點,畢竟非洲各國遇到極端氣候,相當仰賴糧食進口。普丁希望這場峰會,能夠吸引尋求經濟救濟的非洲國家領導人支持,這是普丁討好非洲的成敗關鍵。

大羅金仙異界銷魂

被問及出席人數較少的問題時,普丁的新聞秘書佩茲科夫(Dmitriy Peskov)表示:「這絕對是美國、法國和其他國家,通過他們的外交管道,進行公然、明目張膽的干涉,這些西方國家領導人對非洲施加壓力,阻止這些國家參與聖彼得堡會議。」

俄羅斯強調,未來部局在於亞洲和非洲,可以帶來龐大的的經濟機會。但是普丁在 2019 年,承諾在非洲的貿易額增加到每年400億美元,這一承諾完全沒有實現。俄羅斯的經濟實力與中國大陸等其他大國相比仍然相形見絀,並且如今還受到西方制裁。

柏林卡內基俄羅斯歐亞中心(Carnegie Russia Eurasia Center )學者,亞歷山德拉•普羅科彭科(Alexandra Prokopenko)表示,雖然俄羅斯動作積極,但是他們無法在峰會上取得外交突破。她說:「事實上,俄羅斯根本沒有針對非洲或者全球南方的戰略規劃。而且,由於他們退出黑海糧食協議,與非洲各國的互動氣氛還更糟。」

傾末戀 小說

一些非洲領導人出席聖彼得堡會議,是面臨着巨大的國內壓力,因爲他們擔心糧食價格上漲可能引起民間反彈,所以普遍對俄羅斯退出該協議相當不滿。

肯亞外交部長科里爾•辛奧伊 (Korir Sing’Oei) 在上星期的網路推文就表示:「俄羅斯退出黑海糧食倡議,使全球糧食價格出現波動,對非洲更是如此,尤其非洲之角已經受到乾旱的影響,更是經受不起這樣子的重擊。」

華盛頓智庫,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(CSIS)高級研究員哈德森(Cameron Hudson)表示莫斯科可能會提出片面穀物價格,以減輕非洲領導人的壓力,併爲俄羅斯滯銷的農產品尋找市場。普丁提出了一個方案,請卡達幫忙支付費用,把俄羅斯

哈德森表示,平心而論,俄羅斯在非洲確實有一些優勢,許多非洲國家在獨立過程期間,獲得前蘇聯的資助,他們因而將莫斯科視爲「抵抗西方、反帝國主義」的後盾,儘管俄羅斯自己也有帝國主義侵略歷史。

韓YTR「寶妮與寶媽」返國前2小時 為這事求助桃市捷警隊

中职》生涯盗垒差彭政闵2次 王胜伟不忘先祝恰哥生日快乐

Honey Bee

校園衝突事件延燒 在校生曝心聲:不斷有8+9叫囂 穿校服被嗤之以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