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灣首支紀錄片兒童實境節目《叫我野孩子》 觸動父母與孩子內心

臺灣首支紀錄片兒童實境節目《叫我野孩子》 觸動父母與孩子內心

神之塔

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(大逆光製作提供)

陆传收紧上市指导方针 集中资本输往战略行业

誰說城市兒童是飼料雞?很難成爲徜徉在大自然中的野孩子?LINE TV推出全新兒少節目《叫我野孩子》,以實境節目爲手法,設計充滿冒險、具有強度的關卡,讓孩子克服恐懼去完成挑戰;以紀錄片爲精神,只從旁觀察紀錄而不過度干預,讓孩子自由展現他們離開都市、走進大自然的真實樣貌,意外的也碰觸了他們的心事與煩惱。

獲得多屆金鐘獎肯定的製作團隊大逆光影音製作公司,首次跨入兒少節目領域,企圖以全新的概念與視野,打造不一樣的兒少節目。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挑選出八組孩子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

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(大逆光製作提供)

《叫我野孩子》也讓藝人想起小時候與自然接觸的美好回憶。金曲創作樂團《旺福》想到第一次在鄉下老家跟牛正面大眼瞪小眼;第一次摸含羞草,發現原來植物也會害羞,《旺福》表示「超級開心有這樣的節目,爲大小朋友介紹許多在都市不容易體驗的野外體驗,讓我們重新跟那個一直活在我們心中的野小孩,一起出去玩」。

影/张亚中要朱立伦下跪道歉 马英九:不必

柬埔寨诈案多 赖香伶:警觉性过低 政府毫无章法

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(大逆光製作提供)

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(大逆光製作提供)

对虐婴事件深感不舍 蓝党团:社会局尽速完成调查提出革新措施

藝人浩子私下是兩個孩子的爸爸,常帶着孩子上山下海遊玩,創造親子時光,在看完其中一集《種稻》,兩個都市來的小女孩在田中發現螁下的蛇皮,拿來當成蛇皮時尚配件,連精靈古怪、總是即興發揮的浩子都佩服孩子真是很有創意。

身爲星二代的藝人歐陽靖在當了母親之後,一直希望孩子能在自然環境中用五感體驗世界,看完《叫我野孩子》她說:「或許身爲大人的我們也將被激起埋藏在心裡深處的『野性』,勇於打破框架、踏實面對挑戰,這是我在今年最期待的實境節目!」

製作團隊花了一年半時間,以取得食物的發展軌跡爲背景,設計出不同主題:包含「採集」、「狩獵」、「靠海生活」、「小島人生」、「種稻」、「農家」、「魚塭」、「冬天的滋味」,讓孩子在大自然裡進行一場最深刻的生活體驗。(大逆光製作提供)

小飞机闯华府 F-16拦截音爆惊吓民众

橫跨電影、舞臺劇、音樂人身份,永遠嘗試新可能的演員鳳小嶽以父親的角色有感而發:經過疫情時刻,覺得2020年以後的世界一定讓天下所有父母都加速的沈澱了家庭的意義,看到《叫我野孩子》用孩子的視角去重新提醒我們與大自然的關係,製作團隊捕捉到了那些意在不言中的生命片刻,讓我們在高壓快速的生活中有機會也去淨化自己,在敬畏大自然的同時也能給予在成長中的孩子們一個呼吸的窗口。

製作人陳芝安表示,一開始節目設計的初心是想讓孩子放下3C產品,接觸大自然,因爲她認爲大自然裡有一種特殊的魅力,可以讓人放下手機、放鬆心靈,有機會讓孩子打開五感去探索、去覺察。但萬萬沒想到從看似遊玩、冒險的體驗過程,卻碰觸到孩子內心更深刻的議題。甚至很多大人看完這個節目後淚流滿面,埋藏在心底深處的野孩子似乎也被喚醒,驚覺已經長大的自己,是不是有一些極度珍貴卻已經丟失的東西該努力去找回來啊!

導演謝欣志表示,我們本來希望孩子在過程中充分享受,但實際拍攝後卻屢屢碰到挫折,但這些挫折最後竟成爲故事轉折的所在。因爲當孩子碰觸到自己性格的天花板時,怎麼反應、怎麼面對,讓整個影片充滿未知,看似孩子在挑戰自己,事實上拍攝團隊或觀衆也跟着劇情,開始自我追尋了起來。

八集中每一組孩子各自激發出不同的化學反應,一個孩子在參與插秧勞動後,瞭解米飯的珍貴,不敢再浪費食物;有位超級害羞的男孩經過節目洗禮後,終於敢獨自跟7-11的店員講話;有個瘦弱的小女孩生平第一次拿斧頭劈柴,接着她對着鏡頭告訴她爸爸:「你以後真的不用再擔心我,我可以的」。製作人陳芝安強調,每一位孩子不同的表現,成就了這個節目多元的層次與樣貌,這是當初在製作這個節目時最叫人忐忑的地方,最後卻帶給團隊最多的驚喜與回饋。

蒋万安喊矽谷经验治理台北:我有改革决心

《叫我野孩子》期待重新打開觀衆對大自然的渴望,什麼是「野孩子」可以讓每個人自己來定義,它可能是一種個性,又或者是一種態度,最終我們希望喚醒大家重新走進大自然,喚起你我最純真原始的本性,讓接觸大自然變成身體的渴望,期望透過八集的《叫我野孩子》觸動心底最柔軟的情懷,喚醒每個人心中的「野孩子」。